上饶城市网
上饶城市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上饶资讯,内容覆盖上饶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上饶。
首页 收藏 政务 宏观 团购 实时 生活 国际 人物 实时 资讯 数码 政务 科技 游戏 女性 艺术 环球 投资 女性 旅游 健康 宠物 电竞

探营中国体操队冬训:春节坚持训练 老将盼夺冠

2018-01-10 12:35:28标签:奥运会 还是 自己

  对于普通人来说,年,在元宵节花灯赏罢那一刻结束,而对于备战里约奥运会的中国体操队来说,年,仅限于大年初一那一天,新的战斗早已开始,“体操跟一些运动不同,对于人的整体要求格外高,必须常年保持专注,否则一歇下来,又要从体能恢复开始,所以备战一项赛事的周期会特别长”体操女队教练徐惊雷说,徐惊雷的老母亲已是耄耋之年,因平时无法照顾老人家。

  又恰逢奥运大年,所以她多请了一天假,聊尽寸草心后,大年初二晚上匆匆归队,而“其他人都是初二就已经开始训练了”,国家体育总局体操馆里灯火通明,亮红鲜艳的世界冠军榜又重新布置了一番,满满当当地排列着体操队72位世界冠军的肖像,腾出的空间,就是未来的希望,在这里,每一个动作、每一滴汗水、每一份勇气、每一次坚持,里面满满都是梦与爱,冬训,叩响攻坚战在总教练黄玉斌看来。

  从去年01月起就在南京开始的冬训现在还远没到画上句号的时候,黄玉斌表示,今年冬训主要是针对性地解决格拉斯哥体操世锦赛暴露的问题,特别是男子自由操,通过发展难度、改进编排,比去年又有明显进步,另外在其他单项的稳定性和动作质量上也有所改进,“现在冬训进入了攻坚阶段,要把冬训里改进的动作和发展的难度逐渐进入编排,然后是成套中的联合训练,经过磨合,再逐渐进入整套动作”黄玉斌一边看着训练一边过着流程,“到了01月底01月初,如果条件成熟。

  通过上半年的测试赛和全国锦标赛、选拔赛,就要运用这些东西,运用得好就会在奥运会上投入使用,如果运用得不好,就再想办法”黄玉斌表示,01月底01月初,也到了其他体操劲旅逐渐开始“亮牌”的时间段,目前中国体操男、女队都正在全力以赴备战里约奥运会,无论从人员还是精神状态来说,2018年伦敦奥运会后的整个过程中“还是不错的”,选拔,战鼓声渐密领队叶振南列出了一份详细时间表:01月中旬、下旬两次测试赛,其中后一场测试赛也是选拔赛之一,然后就是01月全国锦标赛暨选拔赛。

  综合各方面考虑出炉大名单;经过集体磨合、演练阵容,在里约奥运会比赛前一天24小时根据情况敲定最后的5个人,“就像打仗一样,牵一发而动全身,要考虑各种方案,确保在出现意外时可以弥补”叶振南说,伦敦奥运会赛前,主力滕海滨左臂受伤,于是紧急抽调郭伟阳递补,最终中国男团从预赛仅列第六的绝境中大反转如愿夺冠,叶振南介绍,这两年队内的新老交替进展顺利,尤其是女队的毛艺、范忆琳和王妍三名小队员成长迅速,今年刘婷婷等一批“新芽”也冒了出来。

  甚至让姚金男等老队员也有了不少压力,促使整个团队的竞争氛围都非常良好,“好的新老交替,一定是新的把老的比下去,而不是老的不行了,新的才上来”叶振南说,男队方面,叶振南表示,奥运会不同于世锦赛,身心压力、竞争激烈程度都绝非一个重量级,中国男队跟日本队的较量是“两军相遇勇者胜”,高强度下的发挥才是关键,“体操不是交手项目,主要的对手还是自己。

  所以我们提出口号是征服对手、征服观众,感动裁判”叶振南说,虽然体操是打分项目,但不希望队员过多地考虑那些“不可控”因素,首先是要改变自己,冲锋,向第一道关挺进对于所有队员来说,从现在到选拔赛之间的一两个月,是最为关键的第一道关,姚金男在结束训练后,忍着疼接受恢复按摩,她是女队唯一一名参加过奥运会的在役队员,肩负着“以老带新”的重任,当伦敦奥运会结束后。

  邓琳琳、何可欣等一批“老将”陆续退役,姚金男左侧肩伤动了手术,此后一直在恢复中,“当然急啊,可是一急吧,肩伤又犯了;不急吧,状态就下来了,哎,还是挺纠结的”姚金男在结束训练后,趴在按摩床上被“虐”得直皱眉,姚金男说,自己之前有被伤病打败的一个过程,所以对于伤病心里总有点虚,动作技术还好。

  虚就虚在伤病,训练恢复时会躲,被教练逼一下,然后再往前走,不过经历了这么久的伤病起伏,现在自己的心态也放平了很多,“就想跟大家一起测验、合练,可能会离目标近一点”,邹凯在伦敦奥运会上曾以个人奥运第5金创造了中国选手奥运金牌的新纪录,当时他并没有退役,也还是为了四年后的里约奥运会努力着,“最大问题在自己,最大困难是身体”邹凯坦言,这两年身体劳损很明显。

  腰伤一直有,跟腱也有点疼,每天都会非常疲劳,邹凯说,去年整整一年,给自己精神压力太大,总想着要超越自己的纪录,所以身体上也承受不了,跟不上,今年心态好点,身体也稍微缓解些,“我都没敢想过去里约,老实说估计几率也就2%到3%吧,现在是选拔制,只要能在选拔期间发挥自己就好了。

  ”邹凯低着头说,“这两个月挺关键,如果情况好的话,练到4、01月就去01月的奥运会,情况不好的话,应该就退役了吧”邹凯说,虽然自己参加过很多大赛了,但对于运动员来说,对四年一次的奥林匹克终极挑战还是特别渴望期待的,虽然嘴上开玩笑说“到这个岁数再想突破还是不容易”,不过在冬训期间,邹凯还是加了新难度和新动作,力图在自由操和单杠这两个项目保持高水平,“我现在就是一个挑战者,去冲那些小队员,把压力给他们,让他们发挥得更好点,自己也再拼一把”已经参加了两届奥运会的邹凯说。

来源:上饶城市网

国际推荐

国际热门

健康推荐